鲁迅笔记节选一

节选

我又愿中国青年只是向上走,不必理会这冷笑和暗箭。

从来如此,便对么?

人世间真是难处的地方,说一个人“不通世故”,固然不是好话,但说他“深于世故”,也不是好话。

空谈之类,是谈不久,也谈不出什么来的,它始终被事实的镜子照出原形,拖出尾巴而去。

中国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折中的,譬如你说,这屋子太暗,须在这里开一个窗,大家一定不允许的。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,愿意开窗了。
——《无声的中国》

贪安稳就没有自由,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。只有这两条路。

真正的强者不是因为某件事而壮烈的死去,而是因为某件事而卑微的活着。

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,少有韧性的反抗,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,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;见胜兆则纷纷聚集,见败兆则纷纷逃亡。
——《鲁迅杂文选》

惨象,已使我目不忍视了;流言,尤使我耳不忍闻。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?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。沉默呵,沉默呵!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
——《记念刘和珍君》

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。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
——《热风·随感录四十一》

赤子墨 wechat
欢迎关注个人微信号交流
坚持原创分享,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